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xw2578535的博客

郭新稳简介:生命运动规律及生命坐标理论创立者,入选“中国人物(首页)人物库”,在

 
 
 

日志

 
 
关于我

gxw2578535郭新稳--吉祥天使,中国书法名家、著名书画家、中国书画艺术创造者名家、生命运动规律及生命坐标理论创立者。入选“中国人物(首页)人物库”,在“时代楷模”、“风云人物”、“科教人物”、“艺术人物”等30多个“国内更新最快的人物互动社区”栏目中均有介绍。被列为“使用中华标签的用户”、“使用故事标签的用户”。三门峡市作家协会、科技协会会员。郭新稳快速记忆法,中国教育网学历教育网远程培训网等全国几十家教育网站均有转载。--百度、歌谷、搜狐、通用网址等网页均可查找。

网易考拉推荐

吉祥天使郭新稳点评好博文-深刻简明--好东西不是吹出来的!  

2013-02-18 13:31:30|  分类: 社会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blog.ifeng.com/1421244.html

博客
相册
报栏
左邻右舍
留言

下载应用


将该博客应用下载至手机,可以随时随地阅读该博主的最新文章。





你确定要删除此博文及其所有评论吗?




22 革命是拥塞导致的溃决——陈行之思想小品辑录(14)

2013-02-18 02:57:40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5641 次 | 评论 7 条

131.《卡夫卡的宿命》

卡夫卡说过一句让人心碎的话:“巴尔扎克的手杖上写着‘我能够粉碎一切’,我的手杖上写的是‘一切都能够粉碎我。’”

这个人的确最终被社会粉碎了,以至于英年早逝之前在遗嘱中让朋友克洛德把他的全部手稿付之一炬。所幸卡夫卡遇到了一个最不忠诚的最忠诚的朋友——克洛德出于对这位杰出朋友的热爱,违背了卡夫卡的遗言,把他未发表的作品全部陆续整理了出来,这样,欧洲和整个世界才发现了一个天才,这个天才决定性地改变了欧洲乃至于整个世界的文学走向,卡夫卡成为人类精神处境最精确的描绘者,成为人类灵魂的代言人。然而,这无法改变卡夫卡生前作为弱者生存的事实,也正是因为这些事实,我们才通过他的作品了解到人类精神生活极其压抑的另一面,了解到整个人类从来没有说出过的困境。

人类总是在适当的时候为我们奉献出一个真切地描摹我们生存境遇的人,这正是哲学和文学的价值所在吧?

132.《强力:支配我们这个世界的绝对力量》

我常常想,人活得如此乏累如此艰难,究竟为什么?我在对权力的考察中发现,所有这一切盖因于独立于我们肉体和精神之外有一种力量,决定着我们的人生状态,我把这种力量统称为强力。强力对我们的人生构成直接的影响,不仅影响着我们每一天的生存,同时也影响着我们精神生活的质量,决定着我们对于人生幸福或不幸福的感觉。

在不同的社会条件下,强力的构成会有所不同,在我的视野中,强力的最基本成分是政治权力,或者说国家权力,其他都处于从属的地位,这种状况由来已久。

《红楼梦》表面上写的是几个大家族的兴衰,人物命运仿佛有一种微观的特性,也就是说,人物命运来源于具体环境中的具体人物,比如王熙凤造成尤二姐的死之列(尽管这也可以认为是一种权力关系),但是,推动整部小说情节发展的其实是作者没有正面描写的东西,即:宫廷政治对于家族命运的决定性影响,是宫廷政治的风云变幻决定了四大家族的兴衰沉浮,以至于到最后灰飞烟灭,“白茫茫大地一片真干净”。如果我们把这件事放到强力系统来考察,就会发现,影响四大家族命运的强力最主要成分是政治权力。政治权力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枢纽,这个枢纽也许隐藏在看不见的地方,但是它决定和影响着那个栩栩如生的文学世界中的一切,哪怕是一个丫鬟的命运,也是这种权力力量传导的结果,只不过它处在了末端而已。

题外话:凡是伟大的小说都是政治小说,古今中外均是如此。

133.《强力是一个集合概念》

强力是一个集合概念,权力也可以说是一个集合概念。在权力的构成中,既有政治权力、经济权力、文化权力,亦有学术权力、地位权力、家庭权力,甚至于情感权力。以学术权力为例:一位记者采访法国哲学家萨特,问他是不是有意利用了他的名望所造成的权力,萨特失口否认,并为自己的学术活动做了辩解,说他没有利用学术权力。在随后关于政治问题的谈话中,萨特甚至非正式地戏称自己为“无政府主义者”。当然,这与他的学说和实践都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但是我们从此可以看出,萨特对于学术权力的作用是极为警觉的。如果我们注意一下萨特的著作,注意以一下他存在主义哲学中关于人的处境的观点,我们就不难发现,这位哲学大师对于任何一种形式的强力都保持着高度的警觉。

在中国当代社会生活中,构成强力的几乎全部是权力,国家的政治权力或者行政权力,这是由我们独特的历史文化和现实政治生态决定的。国家权力决定了我们每一个社会成员的社会地位、经济状况和生活质量,决定了我们所有人的日常生活状态。尽管这样,我们仍旧不能说权力等同于强力,因为人的微观世界中还存在着其他权力(篇幅所限,我今天不触及这个话题)。模糊在一定意义上就是精准,我仍旧认为,决定我们每一个人的人生状态的,是由国家权力为主要构成的强力。强力与存在的关系,应当到人与社会的总体关系中去进行考察。

如果一个社会绝大多数人感觉被剥夺,绝大多数人处于物质贫困和精神屈辱的状态,那么,这个社会的强力系统一定是出了问题,或者说丧失了正义的品格。这里有一个简单的常识:一个强力系统很难同时维护住得利者和失利者的利益,一方的得到往往意味着另一方失去,所谓社会正义,就是指一个社会具有使之平衡的政治运作系统和运作程序,而不是相反。如果得利者构成了强力系统本身,他们一定会动用国家权力维护自己的利益,去猖獗地掠夺和饕餮另一部分人的利益,这时候,这个社会的强力系统就可以被称之为专制主义或者极权主义的了。

134.《强力胁迫下的个体命运》

在强力面前,作为个体的人是极为渺小的,甚至可以说,你很难预测个体命运的方向,这是因为历史的作用力并不总是能够达到个体,这样,其他的强力就会出来作弄渺小的人,让人分别处于不同的境地,甚至是与历史发展方向截然相反的境地,这时候,我们就应当考察微观世界中的强力。但这并不意味这些人的命运全部都是脱离历史的。在所有的强力中,历史中的强力或者说社会运行中政治的行政的强力是所有人命运指向的基础,个体命运往往曲折地反映历史强力和行政强力的作用,我们如果想对现实做出合乎历史的认识,就应当去考察历史,考察在历史进程中的讨生活的人。这恰恰是文学最根本的出发点。凡是不能从历史发展角度、从人类普遍处境看人的文学,都不能说发现了人,理解了人,这样的文学很难达到文学应当达到的境界和高度。

我们在对强力做考察的时候,常常会感觉面对的并不是一个抽象的概念,而是一个具有生命活力的有机体。一个强力系统好比一个人的人体,位置最高的那个人是大脑(称谓:“首脑”、“领袖”、“领导”、“头儿”),大脑决定生命体状态并支配生命体各个部位,赋予这些部位以生命。相对于大脑来说,肢体只是执行命令的工具,它必须为大脑而存在,它们是一种共存的关系。所谓关系,就是矛盾,就是运动,因此,大脑和肢体之间就构成了一种极为特殊的矛盾关系,这种关系稳定与否很大程度上决定着一个强力系统的状态。

大脑可以废止某些部位,就像某人决定公开宣布废止反叛的下属,甚至于“灭九族”那样,但是这只是在极端情况下才会发生的事情。为了延续整个系统的生命,大脑一般不会采用这种极端的形式,它总是平和地、稳妥地来处理此类性质的问题,既在不引起疼痛的情况下替换下无法继续使用的部件,使整个机体重新恢复健康。这就是世界上大多数强力系统,大到国家,小到一个单位总是能够保持相对稳定的原因之一。然而这需要条件,在一种情况下,比如肢体全部溃烂,大脑再也没有能力大量更换和复制新的肢体,这种无法抑制的溃烂甚至于危及到了大脑(比如政变,比如官员腐败),大脑就会动用全部力量予以遏止,遏止仍然无效,溃烂继续扩大,无药可医……直至革命爆发,社会死亡。也只有到了这个时候,我们才能够说这个强力系统死亡了。

在这里我们没有考察外界因素导致的强力系统的瓦解,这是因为,外界因素(社会运动、群众拥护与否)需要极为苛刻的条件才能够对一个强力系统产生影响,通常很难得到这些条件。强力系统的被扰动,被感染,最终死亡,需要的更多的是内部因素,是生命体自身的那些原因。只有生命体自身的免疫系统出现了问题,外部创伤才能够在它的肌体上产生进一步的感染。

这里有一个有趣的现象:当这个有机体一旦遭受外部创伤,大脑和肢体经常会自觉地做出同一的防御反应。这与它们对于生命体的自觉认知有关。出自于本能,它们当然知道最重要的是生命。它们就是在这种状态下顽强地延续生命的。所以,除非情况特殊,肢体不可能反抗头脑,相反,肢体会做出很多行为让头脑相信自己的忠诚,敏捷地执行头脑的命令,在这个意义上,这个机体是健康统一的。
   强力系统通常是一个梯形结构,无数子系统构结成为母系统。子系统和母系统在生理学层面既相互独立又相互关联,因此,它们会面对同样的生存与发展的问题。它们对于生命体遇到的问题的反应形式是一样的。经过这些考察,我提出的问题是:普通人在哪里?当权力作为强力影响和决定着每一个人的人生命运的时候,你知道究竟是什么规律在起作用吗?你知道相对于庞大的强力系统你自身何等渺小吗?你知道你作为一个细胞既有可能栖身在权力肌体的健康部位也有可能栖身在腐烂部位,而你的生命状态又直接取决于你所处的位置吗?可见,在整个社会开始书写人的历史之前,我们只能在这样的强力系统中生存,我们任何个人的历史都只能是一场虚幻,它软弱如泥,我们的灵魂甚至无法在强力的践踏下保持哪怕形式上的完整。

135.《作为思想的强力》

一种思想,一旦成为控制人的工具,那么,它就会成为独立或超然于人类精神活动的强力。这种强力往往具有一种侵略性的本质,不管它主观意愿如何,在客观上必将导致对人类精神生活的压抑和萎缩。思想本来是人类交流和认识世界的手段,但是,如果其中的一种思想被强化为试图控制人类精神生活的力量,它事实上也就消解了人类认识世界和进行交流的任何可能,成为了人类精神生活的主宰。在被主宰的状态下,人将失去思想,进而失去自身。

136.《思想与意识形态的区别》

思想在其基本意义上是个体的产物,意识形态则是团体(国家、政党)的产物。在这个意义上,意识形态比思想更便于得到形成强力的条件,甚至可以说,意识形态本身就是强力。意识形态强力的特点是,它不取决于意识形态是否合理和正确,而是取决于它的强力属性。这种强力也可以这样来表述:它是对人的思想和行为进行控制和改变的力量。

这种强力存在于每一个有人活动的地方,它甚至弥漫在每一个河湾、山洼和坡地。任何人如果把意识形态强力作为武器对人使用,都将构成对人的精神发展的阻碍,它对人类进步起的都将是一种反作用力。

137.《顺应人的自然本性的健康发展》

一个社会只有顺应了人的自然本性,让人的自然本性成为人的社会行为的直接动力,人才能够健全发展,社会才能前进,但这里需要一个条件,这就是必须有法律作为调节手段,用以平衡和调整人对于利益的无限制欲求。

法律是人类社会傲然于自然界的最重要的文明的标志,否则,人的世界将与动物的世界将没有区别。没有法律的社会是野蛮的社会,人们对此已经没有异议,但是,如果一个社会制定了很多法律,法律却仅仅是某种被炫耀的东西,并没有实质性地进入社会生活进程,或者说强力本身就在制定有利于自己的法律,或者限制法律的实行,法律仅仅是一纸空文,是飘舞在空中的五彩斑斓的旗帜,那么这个社会一定虚伪透顶,人的日常生活都将被国家暴力和虚伪所控制。这样的社会的本质在于弱肉强食,公开或者暗中掠夺人民。所谓资本主义的精神和伦理,正如马克斯·韦伯所言,是建立在法律(或者说制度)与诚实(或者说道德)的基点之上的。换一句话说,法律与诚实是一个健康社会的两个支点。没有这两个支点,任何社会形态都将是不健康的。这是健康社会的两个支架,倘若没有这两个支架,或者这两个支架出了问题,社会价值和形态必将会出现失范和混乱,就像我们正在经历的这样。

138.《人只有在自由发展的条件下才会成其为人》

人只有在自由发展的条件下才会成其为真正意义上的人,一旦丧失了自由发展条件,人也就不成其为人了。通常意义上的人指的是社会人,所谓社会的人,就是与他者发生联系的人,所以,哲学家在分析人的时候,总是把它放到一定的物质环境(世界)之中,要把人放到一定的社会历史条件下去考察。哲学把人和世界的关系作为基本命题来考察,绝不是偶然的。

社会形态决定人的精神形态。在强力条件下,人会表现出强力所要求的那种样子,竭力使自己成为被驯服者,因为这意味着安全,但这里必须指出,人的本性在任何条件下都是不可改变的,人们成为被驯服者,只是为了生存把自己的本性掩盖起来了而已,这就意味着人会将欺骗和遮掩作为在这个世界生存下去的技艺,即用欺骗或者遮掩的方式获得强力的认可。这是一种在强力与被强力支配者之间发生的赎买和交换,它的结果是:强力保证这个人得到一个合法身份,强力的被支配者则可以安全地活在这个世界上。但是,正如我上面说到的那样,这无法改变一个人本性中的发展驱力,也就是说,不管强力要求人成为什么样子,人的内在驱力仍旧是自然本性,也就是被人深深掩藏起来了的那个东西。

人的自然本性究竟什么东西呢?直白地说,这就是与生俱来的自利性。自利是作为自然人存在所要求的那些生理的或精神的条件,在这个意义上,我赞同美国思想家艾因?兰德对利他主义的抨击:尽管利他主义在人类历史上始终处于被人信奉和敬仰的位置,甚至成为人类所有文明板块共有的旗帜,但是利他主义是不自然不真实的东西,它不过是一定的宗教和文化习俗的伦理伪装。在这个伪装之下,推动人和历史发展的其实仍旧是人的自利性,永远是人的自利性。

139.《人在强力条件下的生存技艺》

在强力条件下,人类群体会养成一种适合强力条件下生活得智慧和技巧,犹如我上面所言,他们会极为纯熟地掌握欺骗和遮掩的技艺。

在某些必要的场合,这些人对于任何荒诞不经的东西都能够依据现实原则做出严肃的反应,尽管他们内心对于自己说的东西完全不以为然。在嬉笑和调侃中,你或许能够发现人们一丝真实的心迹,但那是转瞬即逝的。所有人都具有把握自己的内心不被暴露的特殊才能,他们知道该把话说到什么程度。当这些人热烈地谈论某种被强力赞赏的价值观或者理论的时候,他们内心实际上什么也不相信。他们信奉的是内心深处连他自己也不敢去触动的东西。他们不想弄清真实的自我到哪里去了,尽管他们知道在那里进行表演的不是真实的自我,仅仅是他的一个躯壳,并且,从内心来说他们并不虚幻这个进行表演的躯壳。

在强力条件下,每个人都把自己封闭得如同铁桶一般,却能够在群体中制造出一种完全符合强力价值观的思想和言行,在所有有人聚集的地方,都能够制造出和谐热烈的气氛——你无法不在人在伪装自己上所表现出的智慧叹为观止。正是这种伪装,使得人获得了活下去并进一步发展自己的安全夹角,人们就在这个狭小的夹角中生存和繁衍。

就个体的人来说,这种了无痕迹的表演当然仅仅是一种安全自卫措施,他自身不会失去什么东西,相反,还会得到许多。但是对于一个社会来说,当人人都用幕墙把自己和他人隔开的时候,当强力按照自己的意志潜移默化地影响人并改变人的精神生活走向的时候,当强力在显示强力的过程中同时也在制造伪善和罪恶的时候,也就意味着这个社会实际上已经病入膏肓了,它正在以和平的方式失血,终有一天,它会羸弱不堪,轰然倒地。

这是社会的悲剧,更是人的悲剧。

140.《革命是拥塞导致的溃决》

顾准说,革命是拥塞导致的溃决,我认为这句话说得好极了。

一个社会是否健康和谐,取决于失利者能否将自己的意志通过非暴力或者暴力手段上升为强力,从而改变国家权力的属性,并进而影响社会事物的进程。这里所谓的“上升”,实际上就是社会压强的释放。在健康的社会中,这种压强的释放有一条程序正义的通道,譬如通过全民选举改变政府,让最能够代表他们利益的人替他们执掌国家权力;在不健康的社会这条通道是被堵塞的,人民没有办法通过全民选举改变政府,社会压强得不到释放,只能“拥塞”起来。

在一定意义上,历史是强力演化的结果,是强力在某一个阶段与它的对象达成短暂平衡的结果。只要这种平衡没有被打破,社会就会处在相对健康和谐的状态;和谐一旦打破,即将发生的就必将发生,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挡。这就是说,任何社会,哪怕是武装到牙齿的超强国家,也没有办法无限制地“拥塞”民意,古人感叹“水可载舟,亦可覆舟”,一定是悟出了其中的道理。当一个社会的压强足够大时,它就会发生爆炸,就会溃决,就会发生革命……这就是我们从苏联和东欧极权主义国家土崩瓦解看到的情形,这也是我们从中东和北非独裁主义政权灰飞烟灭看到的情形。

但愿这种情形不要在我们眼前发生。

                                            2013-2-17

注:本辑录第13辑小标题排序有误,应为121-130,请转载者予以更正。




您可能也喜欢:

吉祥天使郭新稳点评好博文-深刻简明--好东西不是吹出来的! - gxw2578535 - gxw2578535的博客
民主其实只是一个窝头——陈行之思想小品辑录(13)

吉祥天使郭新稳点评好博文-深刻简明--好东西不是吹出来的! - gxw2578535 - gxw2578535的博客
谈谈思想文化革命问题

吉祥天使郭新稳点评好博文-深刻简明--好东西不是吹出来的! - gxw2578535 - gxw2578535的博客
原版:朝鲜革命思想--主体思想理论1

吉祥天使郭新稳点评好博文-深刻简明--好东西不是吹出来的! - gxw2578535 - gxw2578535的博客
原版:朝鲜革命思想--主体思想理论2

吉祥天使郭新稳点评好博文-深刻简明--好东西不是吹出来的! - gxw2578535 - gxw2578535的博客
胡适也有革命思想



1
上一篇 << 民主其实只是一个窝头——陈行之…     
 

gxw2578535
0/1000
来说两句吧...
大笑 顶 偷笑 吐 鲜花
同步到


有新评论,刷新查看 评论审核中请稍后...
评论审核中请稍后...
<<上一页
1
下一页>>
共7条 / 第1-7条
两袖能穿风
两袖能穿风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喜欢看这种文章,谢谢


2013-02-18 12:23:02转发回复
jzzqdlc
jzzqdlc

改革必须顺序渐进,如果疾风暴雨,那就是革命了。社会不能尽善尽美,把自己改变好就是对社会的贡献,还是从自我做起吧!


2013-02-18 11:53:47转发回复
msx214
msx214

革命是拥塞导致的溃决说得很对,干柴积得太多一引就燃的


2013-02-18 11:48:00转发回复
虽在风尘别有期
虽在风尘别有期

靠7400多个亿的维稳经费和高压产生的和谐和稳定,犹如人为筑起的一个个高悬在执政者头上的“堰塞湖”,贪腐和特权阶层则是一个个蚁穴!


2013-02-18 11:35:17转发回复
川风123456
川风123456

吉祥天使郭新稳点评好博文-深刻简明--好东西不是吹出来的! - gxw2578535 - gxw2578535的博客


2013-02-18 11:10:10转发回复
山里的草民
山里的草民

博主虽然说的抽象,但却击中要害。希望能引起大家的警醒。


2013-02-18 09:57:50转发回复
雷东多
雷东多

向陈先生致敬。还记得小生吧?敬请欣赏指点拙博,有地方引用过您的观点哩,致谢!


2013-02-18 08:53:40转发回复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